当前位置:主页>行业资讯>展会信息>正文

                                        玉器珠宝小镇: “平洲玉”开启二次转型

                                        2018-12-12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admin 点击:

                                         走进位于平洲玉器街的广东省雕刻艺术研究会展厅,瞬间进入了玉的世界。这是首届平洲玉器珠宝文化节“琢越杯”暨“天工奖”初评的现场,308件巧夺天工的玉雕作品次第陈列:以翡翠雕成的猫,以多米尼加蓝珀雕成的观音,各种各样材质的玉石,在玉匠的巧手下,化成一件一件充满灵气的玉雕。
                                          如此一场玉器盛宴背后,是平洲玉器珠宝小镇宽广的产业发展空间。当前,平洲玉器珠宝小镇纳入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库。未来,平洲将以国家4A级景区平洲玉器街为核心区,全力打造产业链齐全,集产业集聚、文化旅游、生态宜居为一体的玉器珠宝特色小镇。
                                        玉器珠宝小镇: “平洲玉”开启二次转型
                                          缘起“平洲玉”在草根经济中诞生
                                          平洲不产玉石原材料,缘何能发展为广东四大玉器市场之一?这一问题的答案,其实离不开改革开放以来南海草根经济的发展脉络。
                                          回顾平洲玉器产业的发展史,或许可以用“必然中的偶然”来形容。上世纪60年代末,广州南方玉雕厂车间主任陈广将广东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一些简单玉器加工项目介绍给家乡平东村的弟弟陈锐南等人经营。1972年,陈广三兄弟创办平东墩头玉器加工厂,成为了平洲玉器产业的起点。
                                          这间玉器加工厂承接了广东省工艺品进出口公司的玉器外加工业务。在此过程中,加工厂培养出一批玉器设计、加工人才,催生了一大批自营产销的家庭作坊式生产加工者,无形中为平洲玉器产业起步进行了人才积累。
                                        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依托便利的交通区位,平洲玉器销往广州、港澳台乃至东亚。当地政府亦开始对玉器街的产业进行规范管理。
                                          2001年,平洲珠宝玉器协会成立,制定《平洲玉器市场交易行规》,推出诚信经营联盟制度,并与缅甸建立自由交易关系,获得了稳定了原材料供应优势。此后,越来越多玉器商来到平洲投资经营,让平洲玉器从家庭作坊式的产销发展成为专业化、规范化的特色经济产业集群。
                                          自2014年平洲玉器街成功创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后,平洲玉器已经发展成为一项产业链趋于完善的文化创意产业。
                                          纵观整个发展历程,“平洲玉”的出现,其“偶然”,是亲人之间的业务介绍成就了后来的玉器产业。而其“必然”,则是平洲玉器产业乃改革开放以来珠三角草根民营经济浪潮中的一个缩影。在草根经济发达的南海,因为一次偶然机会,如同其他专业镇一样,平洲抓住了一个产业支点,从一点星火,发展至今成燎原之势。
                                          发展天工奖初评落户折射产业影响力
                                          在“琢越杯”的展览中,不少玉雕作品是来自全国各地玉匠的巧手。
                                          “这次展出的作品,既有表达佛教禅意的,也有山水、动物、人物的,作品既传承了传统的雕刻文化,也有创新的气息。”广东省雕刻艺术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陈满标介绍,2015年平洲玉器街拿到了天工奖初评资格,并开始以“琢越杯”的方式组织比赛,参评的作品逐年递增,吸引了全国各地的玉雕名师前来参加。
                                          天工奖被誉为中国玉雕界的“奥斯卡”,要夺此奖难度可想而知。“天工奖是中国玉石雕刻界的风向标,此前平洲玉雕苦于没有渠道进入,而‘琢越杯’的举办是对广大玉匠的一种激励。”陈满标说,“琢越杯”让平洲玉雕有了稳定参加“天工奖”的渠道,第一届“琢越杯”就有3件平洲作品最终获得了“天工奖”金奖。更重要的是,“琢越杯”牵线“天工奖”,打造了一个让全国各地收藏家了解平洲玉器的平台。
                                          在琳琅满目的玉雕作品背后,是一群心灵手巧的玉雕名匠。随着平洲玉器产业不断集聚,广东乃至全国各地的大师纷纷来到这里设立工作室。
                                          广东雕刻艺术研究会副理事长李牧祥本人就是平洲玉器产业进入新时代发展的见证者之一。2013年,他从广东另一大玉器市场广州华林迁徙至此,并在此设立了“李牧祥玉雕艺术工作室”,就是看中了平洲玉器产业的发展潜力。“平洲的最强元素是材料。”他表示,广东省内广州华林、南海平洲、肇庆四会和揭阳阳美四大玉器中,平洲拥有很大的材料优势,区位交通、行业配套以及经营气氛都比较好。
                                          如今,刘东、施宗颖、李牧祥等多位玉石雕刻大师来到平洲开设工作室,将平洲玉器珠宝小镇进一步推向玉石珠宝行业的风口。在本届平洲玉器珠宝文化节中,就有“十大名匠工作室”颁奖的环节,以激励名师创作更多优秀的作品。
                                          “名匠工作室是对玉匠做人、做工的肯定,也会吸引更多人才来到平洲。”十大名匠之一的李牧祥说。
                                          规划全链条打造玉文化产业中心
                                          当前,平洲玉器珠宝小镇已被纳入省级特色小镇培育库。展开平洲玉器珠宝小镇的规划蓝图,建设总目标是将平洲建设为产业链齐全,集产业集聚、文化旅游、生态宜居为一体的玉器珠宝小镇。
                                          数据显示,目前平洲玉器文化产业园集聚了国内外厂商3000多家,加工企业500多家,玉石交易市场9个,从业人员超过2万人。2017年,玉器小镇年产值约50亿元,到小镇游览、体验制玉技艺、休闲购物的总人数达34.78万人次,实现相关旅游总收入约1亿元。
                                          “平洲玉器文化产业园已经成为全球翡翠产业链最长、最完善的产业基地之一。”南海区桂城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岑灼雄表示,平洲玉器珠宝小镇是产业聚集升级和文化引领发展的复合型特色小镇。
                                          要从一个产业街区提升成为一个特色小镇,平洲正在产业集聚、功能完善、人才和创意等方面发力。岑灼雄说:“文化是特色小镇的个性灵魂,玉文化始终贯穿特色小镇建设与发展的主线,实现生产、生活、生态的有机融合与协调发展。”

                                        玉器珠宝小镇: “平洲玉”开启二次转型

                                          目前,在规划面积约3.76平方公里的玉器珠宝小镇内,已经拥有传统玉器街、翠宝园、玉廉文化广场(游客中心)、原石交易区、玉石加工区产业片区等功能区块。泛珠宝、泛玉石的交易平台璞玉园已经竣工,会展商贸文旅综合体大明宫已经全面施工。
                                          未来,玉器珠宝小镇将在2021年前引入、孵化企业1000家以上;小镇入驻文化创意企业占所有企业比重超过90%;年交易额超65亿元;从业人员超5万人。玉器珠宝小镇目标打造成为玉文化传播中心、国内知名的玉文化主题旅游体验地、国内最重要的玉文化创意基地。
                                          纵观规划可知,玉器珠宝小镇的打造以产业载体为表,玉文化为里。诚如平洲玉器十大名匠之一、中国玉雕大师刘东所言,“平洲玉器珠宝小镇有资格成为中国玉文化的中心。”
                                          玉器珠宝小镇要注重体验
                                          玉器珠宝小镇立足于4A级旅游景区平洲玉器街,因此,以文化旅游为纲的特色小镇打造,离不开提升市民游客的体验。如今,作为玉器翡翠加工产业链最长、最完善的基地之一,平洲聚集了以十大名匠为代表的一批玉雕名家。名匠的集聚也是创意的集聚,而创意则是优质体验之源。
                                          平洲不但要成为创意的集聚地,更重要的是把这些创意转化为特色的体验。李牧祥就说,玉器珠宝是创意性、个性化的,因此不能被互联网架空,一定要有参与式、互动式的体验,才能体现特色小镇的价值。
                                          陈满标也有同样的见解。他认为,未来平洲还要打造出一个创意交流的平台,将大师的吸引力转化为直接吸引终端消费者的能力。通过造平台,平洲要举办更多高雅鉴赏会、交流会,吸引更多人来到平洲。
                                          有了大师创意后,玉器珠宝小镇应思考如何将创意落地,围绕玉雕文化推出更多线上线下文化产品,让玉雕作品由业内向普罗大众延伸,打“体验经济”牌。有了优质的体验,小镇才有良好的口碑,玉文化的特色才能最终彰显。
                                        本网的文章和图片来源于Internet,当权利人发现在中国珠宝网生成的链接所指向的第三方网页的内容侵犯其著作权时,请权利人向珠宝网发出“权利通知”,中国珠宝网将依法采取措施移除相关内容或屏蔽相关链接。 联系邮箱:1765687@QQ.com
                                        百姓彩票首页